聊斋故事:玉石招灵

[复制链接]
查看64 | 回复0 | 2019-10-21 12:56: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SEO头部优化(作者:www.d'.'iszz.net)
雕刻工坊:www.sukuo.cn
阅读本文前,请您先点击上面的“励志哇”,再点击“关注”,这样您就可以继续免费收到文章了。每天都有分享,完全是免费订阅,请放心关注。                                                                                                  

我叫刘邦,当然不是三国演义里面的刘邦啦。

我是一个玉痴,对玉石方面情有独钟。我今年已经40了,在一家外企里做销售经理,不过我基本没有什么存款。

大家都知道玉石的价格与品质是成正比的,好的玉石价格一直都是居高不下,所以我这辈子赚的钱都贡献在我收藏里。

从公司回家的必经之路上有一家宝玉轩,一看名字就知道是卖玉石的。我是那里的老顾客,也是那店老板的老小伙伴了。

店老板有个跟玉有关的名字,叫璞玉。大家肯定以为店老板是个女的,但他实实在在是个男的,我平时都叫他老玉。

老玉跟我一样也是一个玉痴,他的店已经开了有20年了,他今年也是40岁出头。

他生意很好,基本上每个星期都进一次货,有什么好东西都是第一时间通知我去看的。回想起来我一直都为他打工,我的工资都是给他赚了,不过他分析给我的都一定是好货,转手可以卖更高的价钱,只是我不愿意。

我的家庭不算富裕,只算是小康,所有有时候老婆就会唠叨我,买那么多破玩意回来放着,又不舍得转卖,家里的位置都给这些破玩意霸占了,卖掉多好,可以很好的改善生活。

老婆是知道这些东西值钱,怎么唠叨都不会丢掉,就是唠叨得越来越频繁,我也只是当她唱歌。

聊斋故事:玉石招灵 老坑玉, 2022 雕刻工坊 www.sukuo.cn
今天一早,我就收到老玉的电话,说这次来的货有几件珍品好东西,货真价实的老坑玉,而且还是出自明朝时候的。 下班后我就直接去了老玉的店里。我一只脚刚准备踏进店门,老玉就急急忙忙地往仓库里走,一刻钟时间就抱着3个锦盒出来,这一定是他口中的珍品好玉了。

老玉边走,边欣喜的说:“这3件真是难得的珍品,我自己都是爱不释手,每一件都精致极了,毫无瑕疵,重点是价格还很优惠。”

“真有你说得那么好吗?快给我看看”,我也有点迫不及待的。

聊斋故事:玉石招灵 老坑玉, 912 雕刻工坊 www.sukuo.cn
我们围在木桌前,锦盒就放在木桌上。老玉店里的木桌不是普通的方木桌或者圆木桌,而是那种整棵树干稍作姿态上漆,凳子就是较粗的分树枝切成的,很有艺术感。

3个锦盒逐一打开,分别是玉串项链,凤纹玉佩,还有一个戒玺。每一件的色泽都是翠绿得发光,手感很冰凉,一看就是好东西,而特别吸引我的是那一只戒玺。

戒玺是代表皇权传承象征的扳指,其作用和意义与玉玺相同无二。戒玺是以戒指代表皇权,玉玺是以印章代表皇权。可想而知,这戒玺一定是大有来头的,有很大的历史价值。

聊斋故事:玉石招灵 老坑玉, 5088 雕刻工坊 www.sukuo.cn
我拿着戒玺细细地鉴赏,这只戒玺保存得很好,没有丝毫的裂纹,在戒玺的底部有一个明字,难怪老玉说这些玉出自明朝,应该是这样推断出来的。

用放大镜观察,发现戒玺的顶部有一点殷红,像是朱砂红,还渗透带里面,形成血丝模样,仿佛这戒玺有了生命。

我似乎感觉到戒玺的召唤,想:难道戒玺年份久了,还有灵性了,会自己选主人咯?

经过一番鉴赏,我最后买了那只戒玺,而且价格确实是很优惠,不用我半个月的工资。听老玉说,这3件宝物应该被别人偷出来变卖的,所以才这么便宜,不然我俩一辈子的工资都买不下来。

老玉还把我留下来吃晚饭,吃完晚饭,我们又研究了一些今天新进玉石,大概10点多,我才动身回家。

由于已经快11点了,所以回家的路上没有多少行人,就在我拐进家里的巷子时,从后被一个人抱住,那人说:“把你手上值钱的东西都交出来。”

我当然马上把身上的现金,手表等值钱的东西都拿出来,除了那戒玺,但由于装戒玺的盒子有点鼓,装在衣内袋里还是把小贼发现了,伸手就要去翻去抢。

我跟他争执的时候,那小贼随地捡起一块石头就攻击我,我躲避不及,被那小贼敲伤了额头。

就在我快要失手的时候,幸好我儿子回来了,帮我赶走了小贼。而且那小贼为了逃跑,连财物都忘了拿,空手而归。

我顾不上额头上的伤立马就检视戒玺有没有受损,在我低头时,一滴血滴到戒玺上,迅速被戒玺吸收,戒玺在灯光下发出了红光,一下子又暗淡下去,戒玺内又多了几条血丝。

回到家,儿子把我今晚遇到小贼受伤的事告诉了我老婆,老婆一边帮我消毒处理伤口,一边又唠叨起来了,说:“你这人为了玉简直不要命了,一把年纪了还敢跟贼搏斗了,幸好儿子出现几时,不然几条命都不够你用啊。”

叨唠着,还特意加大手中的力度,痛得我龇牙咧嘴。处理完伤口都差不多12点了,我赶紧洗澡就上床睡觉了,把装着戒玺的锦盒放在床头柜里。

当晚我就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中我披着一身盔甲,在拼命的战斗,梦境是如此的真实,为了活下来,我不得不奋战。

因为在梦中,我由于躲避不及被敌兵砍伤了手,那种撕裂的痛提醒我,我并不是在普通的梦里,我有可能真的会死在这梦中。

我军奋力反抗,终于击退了敌兵,回到阵营里安排好一切就倒头大睡,而现实的我却醒了。

我拉起衣袖,看看再梦中受伤的手,跟我预料的一样,真的出现了伤口,而且能感觉到很痛,醒来以后还会累,这是怎么回事呢,难道我是穿越了?

白天我还是继续上班,晚上只要一睡着就会回到战场。在这一个星期的梦中,我大约摸清了大概的情况,我是一名副将,临时遣调到边疆对抗外敌,而且暂时摄政的太子也跟着一起出征,他手上就是带着那枚戒玺。原来戒玺的主人是他。

经过大半个月,战事连连,两方的战力都旗鼓相当,确实来说,敌军还要比我们更胜一筹。

(图文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免责说明】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网站上部分文章为转载,并不用于任何商业目的,我们已经尽可能的对作者和来源进行了通告,但是能力有限或疏忽,造成漏登,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根据著作权人的要求,立即更正或者删除有关内容。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