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难得的漆器盛会丨《美在我国》2019年8月刊

[复制链接]
查看97 | 回复0 | 2019-10-22 18:49: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SEO头部优化(作者:www.d'.'iszz.net)
雕刻工坊:www.sukuo.cn

一次难得的漆器盛会丨《美在我国》2019年8月刊 剔红,剔犀,铜镜,雕漆, 147 雕刻工坊 www.sukuo.cn

漆器是我国的先民最早掌握的工艺之一,可是,眼下漆艺是落寞的,知者甚寡,这与我国作为一个历史最悠久的漆器大国的地位严重不相称。所以,这次上海博物馆举办的“千文万华——我国历代漆器艺术展”是非常难得的。

早期的天真与灵动

展览中的战汉漆器主要来源于湖北荆州博物馆调拨的一批。耳杯数量很多,战国中期以前的耳杯大多是方耳,晚期出现了月牙形杯耳,到了西汉时期,主要的就是月牙形杯耳。

我最爱好的是两件西汉的耳杯,中央分别绘有一只凤鸟和一只游鱼。用黑漆勾勒线条,寥寥数笔,却生动流畅,非常自由且非常有表现力。尤其是那只鱼,为了表现鱼在水中自由自在地游走,在鱼的两侧还画了两条细长的线。

一次难得的漆器盛会丨《美在我国》2019年8月刊 剔红,剔犀,铜镜,雕漆, 7027 雕刻工坊 www.sukuo.cn

一次难得的漆器盛会丨《美在我国》2019年8月刊 剔红,剔犀,铜镜,雕漆, 7135 雕刻工坊 www.sukuo.cn

战汉时期的漆器胎骨除了木胎以外,还有许多别的材质,展品中有一件银胎的漆豆残件很罕见。

一次难得的漆器盛会丨《美在我国》2019年8月刊 剔红,剔犀,铜镜,雕漆, 8365 雕刻工坊 www.sukuo.cn

另外,西汉的彩绘鱼纹漆圆盘和西汉彩绘云兽纹六子漆奁两件是脱胎漆器,漆奁描绘的鹿纹图案中间镶嵌了四组兽形的银片,在漆器中镶嵌金银片的工艺在汉代就出现了,这也为唐代金银平脱工艺的兴盛做了扎实的技术储备。

一次难得的漆器盛会丨《美在我国》2019年8月刊 剔红,剔犀,铜镜,雕漆, 5004 雕刻工坊 www.sukuo.cn

此次难得展出了两件唐代银平脱铜镜,其中一面狩猎纹仙人镜非常精彩,银片图案上的錾刻精细、生动,策马扬鞭的骑士,骑鹤的仙人,花草鸟兽,精妙绝伦。

一次难得的漆器盛会丨《美在我国》2019年8月刊 剔红,剔犀,铜镜,雕漆, 7312 雕刻工坊 www.sukuo.cn

朱漆描金的佛教礼器

展览中有一件北宋朱漆识文描金舍利函非常重要,它于1966年在浙江温州的瑞安仙岩寺慧光塔塔基出土,制作于北宋庆历二年。

一次难得的漆器盛会丨《美在我国》2019年8月刊 剔红,剔犀,铜镜,雕漆, 6250 雕刻工坊 www.sukuo.cn

这件舍利函用描金绘有四幅佛教故事画,以白描手法勾勒,局部有晕染,精湛绝伦。若抛开它的漆器属性,单从绘画的属性来看,它是非常精彩的北宋白描人物画,风格接近吴道子的《八十七神仙图》和武宗元的《朝元仙杖图》。

一次难得的漆器盛会丨《美在我国》2019年8月刊 剔红,剔犀,铜镜,雕漆, 8249 雕刻工坊 www.sukuo.cn

这件舍利函还承载了一个重要工艺:识文堆漆。凡是用漆灰堆出花纹,而不用刀加以雕琢的办法就是识文堆漆。北宋慧光寺塔出土的这三件佛教礼器使用朱漆描金,描金用胶,而不是用漆调和金粉。胶没有漆稠,容易画出更细致的线条;胶比漆透明度高,金色更加辉煌。

当时的工匠并不是在完成一件工艺美术作品,而是严格按照宗教的仪轨去制作。工匠要考虑他的作品必须和佛经有关系,华严藏强调佛的世界是一个光明世界,所以这三件器物用到了朱漆和大量的贴金装饰。

三件南宋戗金漆器

1978年在江苏常州武进区蒋塘村南宋5号墓,出土了一件南宋戗金仕女庭院消夏图银扣莲瓣式朱漆奁,这是世界上现存最早的一件戗金漆器,其文物价值和艺术价值都是无上妙品,我认为它是天下第一戗金漆器。同时出土的还有两件戗金漆器,这也打破了戗金起源日本的说法。

朱漆奁盖面上是一幅仕女消夏图,图中女士手持一把折扇,折扇是从宋朝时由日本经朝鲜半岛传到我国的,这件漆器的描绘也就印证了折扇当时在江南流行的情形。奁身四周一共刻有的六组折枝花卉,分别对应一年之中不同时节,表现四季美景,也是宋代器物上常见“一年景”图案。

一次难得的漆器盛会丨《美在我国》2019年8月刊 剔红,剔犀,铜镜,雕漆, 6108 雕刻工坊 www.sukuo.cn

一次难得的漆器盛会丨《美在我国》2019年8月刊 剔红,剔犀,铜镜,雕漆, 6978 雕刻工坊 www.sukuo.cn

这六组图案分别是梅花、牡丹、萱草与荷花、芙蓉花、木槿、茶花。工匠将萱草的叶子作为安排荷花的一个骨架,也能处理成折枝图样,和其他五组一致,这样的处理非常高明。折枝花卉图案的布局安排成横向“S”形,每组之间首尾呼应,构成一种连绵不绝、生生不息的图景。

宋元螺钿漆器嵌铜线

展览中螺钿漆器数量比较多,但以清朝为主。早期的螺钿漆器有两件,一件是南宋至元黑漆螺钿人物楼阁图菱花形盒和一件元代螺钿人物楼阁图圆盒,两件都从海外征集回来。

宋元时期的螺钿漆器有在边缘镶嵌铜丝的工艺特点,仔细观察这两件,发现它们也嵌有铜丝。那么,为何要嵌铜丝呢?

一次难得的漆器盛会丨《美在我国》2019年8月刊 剔红,剔犀,铜镜,雕漆, 2528 雕刻工坊 www.sukuo.cn

根据我自己做漆的经验,嵌铜丝是为了解决棱角转折处漆层不容易附着的问题,晚期螺钿漆器之所以不用铜线,是因为使用螺钿碎花边来代替铜线。

宋元时候的螺钿主要使用淡水贝类为主,而清朝的螺钿漆器主要是海里的夜光贝,色彩更丰富。但我个人觉得并不是色彩越丰富越好,相反,宋元时期的螺钿漆器更加朴实大方。

宋元时期的螺钿较唐和五代时期偏薄,但还是比清朝的稍厚。早期用的螺钿片比较厚,称之为厚螺钿,晚期的就很薄,称之为薄螺钿。从工艺的逻辑来看,螺钿越厚,髹漆也会厚一些,螺钿越薄,髹漆也就薄一些,薄的螺钿也容易加工,更方便做精细的图案。

百年之后见差距的剔犀

这次上博做了一个非常有价值的工作,他们挑选了几十件漆器做了内部结构的CT扫描,从而可以了解不同时期的胎骨和基础层工艺做法。

比如展品中一件尺寸较大的南宋至元时期的剔犀圆盒,CT扫描发现底板是由11块木头拼合而成,这样做可以分散木胎的收缩率,将收缩率降到最低,底板更稳定。

另外木板上面划了一些平行线,有些深度到木板厚度一半,划线的目的,一是破坏木材的纤维,使得它的收缩率进一步的降低,二是增强漆和木胎的粘合力。盒子的器壁是卷木胎,将一个宽的长木片,煮水加热,等木片软了以后围成一个圈。

一次难得的漆器盛会丨《美在我国》2019年8月刊 剔红,剔犀,铜镜,雕漆, 2390 雕刻工坊 www.sukuo.cn

有意思的是,这个器壁的胎骨并非一块木片,而是内外两层,中间是一个空腔结构。这一点非常让人吃惊,因为从未有人发现过这样的做法。但仔细一想,这样既可以解决胎骨稳定性的问题,也更坚固、科学,今天许多现代建筑构件也是使用这种空腔结构。

宋元时期漆器制作的基础工艺很讲究,但在明代中期以后越发潦草。漆器胎骨的制作是一种隐蔽工程,外表看不见,但是隐蔽工程做的好坏会在几百年以后看出差距。

山西省大同市博物馆的金代剔犀长方形奁自出土后很少露面。它的图案不是剔犀常见的云纹而是香草纹,南京博物院有一件吉州窑瓶子,上面也有相似的纹饰,可见当时漆器的生产对瓷器有一些影响。

一次难得的漆器盛会丨《美在我国》2019年8月刊 剔红,剔犀,铜镜,雕漆, 7348 雕刻工坊 www.sukuo.cn

漆层只有1.2毫米,这种薄的剔犀在南宋也有,《格古要论》里说,“坚且薄,亦难得。”但是这么薄的漆层,我们依然能够看到黑漆中间有两道非常明显的朱漆色层,层次依然是非常清晰的,这也显示出当时漆匠的精湛工艺。

最能代表我国的红

剔红漆器是雕漆的大类,这次展览中最早的一件是上海博物馆藏的南宋剔红双螭纹圆盘,早年收藏在日本。经过CT检测发现其表面这层雕刻,是重新堆漆再雕刻的,底下还有一层残留有南宋时雕刻龙纹鳞片的痕迹,所以它已经不是南宋时候那件原物的原貌了。

类似的还有一件元代剔红莲花形圆盘也是修复过的。漆器传世不易,发生破损进行修缮虽然是一件遗憾的事,但也是这样的修缮也使其得以继续流传。

一次难得的漆器盛会丨《美在我国》2019年8月刊 剔红,剔犀,铜镜,雕漆, 3173 雕刻工坊 www.sukuo.cn

1952年,元代剔红采菊东篱下图圆盒在上海青浦元代任氏家族墓出土。剔刻风格非常劲建、老辣,剔刻多用斜刀,不注重打磨,和同时期的元代漆器比起来,这件比较少见,漆色不鲜艳,显得深沉、幽暗、沉静。

一次难得的漆器盛会丨《美在我国》2019年8月刊 剔红,剔犀,铜镜,雕漆, 673 雕刻工坊 www.sukuo.cn

展览中,明代剔红数量比较多,明早期和晚期的风格差异较大,永宣时期剔红朱色沉稳,剔刻生动,打磨精细,而到了嘉靖万历时期,剔刻较粗率,不重打磨,图案程式化。

简而不陋的素髹漆器

宋元时期是我国素髹漆器的高峰,素髹漆器看似简单,实则不然。不做装饰,纯粹以器形和纯净的漆色取胜,简单而高级。

展览中宋元素髹漆器主要出自上海本地谭氏夫妇墓和任氏家族墓,数量有点少,器形不够丰富,缺少像朱髹和内朱外黑等素髹工艺。

不过,上海博物馆吴福宝先生在修复这批漆器时发现了一种从未被发现,也没有文字记述过的制胎办法——“圈叠胎工艺”,并且他还对这个工艺做了复原性试验,重新做出已经失传了的圈叠胎,对文物界的影响非常大。

一次难得的漆器盛会丨《美在我国》2019年8月刊 剔红,剔犀,铜镜,雕漆, 3249 雕刻工坊 www.sukuo.cn

我国的漆艺在宋元时候达到一个巅峰,几乎所有漆器工艺种类在这个时期都出现了。到了清朝,工艺上更为精细,却更显拘谨琐碎。

有两组乾隆御制的朱漆菊瓣形器物,内胎不用苎麻而用真丝,丝绸更薄,质地坚韧,所以这批漆器非常轻薄,达到脱胎漆器制作工艺的新高度。其工艺的考究和精美,也代表了清朝素髹漆器的极高水平。

一次难得的漆器盛会丨《美在我国》2019年8月刊 剔红,剔犀,铜镜,雕漆, 1276 雕刻工坊 www.sukuo.cn

《美在我国》2019年8月

【免责说明】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网站上部分文章为转载,并不用于任何商业目的,我们已经尽可能的对作者和来源进行了通告,但是能力有限或疏忽,造成漏登,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根据著作权人的要求,立即更正或者删除有关内容。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