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元歌 第一章

[复制链接]
查看71 | 回复0 | 2019-10-26 08:33: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SEO头部优化(作者:www.d'.'iszz.net)
雕刻工坊:www.sukuo.cn

朝元歌

第一章

2019年2月21日,飞机的轰鸣声吵得人有些难受。

眼下刚刚起飞,失重带来的不适感还未完全退去,李朝元口里干干的,拧开矿泉水啜了一口。往窗外还能见着那座自己刚刚飞离的小城市。那些高高矮矮的建筑,统统不如那些红色蓝色的彩钢房顶子来得醒目。

飞机转了个方向,本就不舒服的朝元又是一阵眩晕。此时最好的选择便是紧靠在椅背上,可朝元脑后的马尾辫却十分碍事。索性解掉皮筋,将长发披散下来——朝元不像颜煦璃,披发的样子妩媚动人,她头顶有些平,放下头发就硬生生将个头压矮了。不过在飞机上也顾不得许多了,即使靠椅上粘满了上一位或上上位乘客的头油,会将自己的头发也弄得黏黏糊糊。

飞机飞稳后,颜煦璃将黑玉戒套在朝元的手上,那大小倒正合适。

“这对是我家的传家宝,你一只,我一只,咱俩正好凑一对。”

朝元细细观察这对戒指。

一枚黑玉戒,一枚白玉戒。两枚戒指上用黄金镶嵌了一对相向的盘羊,纤毫毕现,十分精细。

“这是从哪一代传下来的?做工还挺精细的。”朝元细细打量戒指,为古时候手工业者在心里点了无数个赞。

“额……其实不是传下来的,”颜煦璃想了想,又说到:“58年大跃进,村里挖塘,我太爷爷一铁锨刨出来的。”

“啥?”

“说起来还挺传奇的,”颜煦璃喝了口水,继续说到:“当时我太爷爷和大伙儿一起挖塘。一铁锹下去挖出个金匣子。抱回家,太奶奶吓坏了。他们把匣子上的金锁砸开,发现匣子里头只有两枚戒指和一张白绢布。”

“白绢布?”

“白绢布上还绣了像鸟不像鸟,虫不像虫的图案。”

“这是什么形容啊?”

“我爷爷就是这样讲的。那白绢上还有字,但已经看不清楚了。于是我太爷爷就把它当作传家宝了。”

“这也太草率了吧?人家说老坑玉不能带的,不然会降灾。”

“迷信!玉就是一块石头!哪有那么多讲究?”

“哦好好好我迷信我检讨我不对。不过,那金匣子还在不?”

“在啊,怎么了?”

“卖掉应该也挺值钱的吧。”

“你掉钱眼里去了你……”

“好了,退下吧,朕要安歇了。”朝元确实有些困了。

“啊去去去,睡你的觉去吧,我才懒得搭理你。”

“爱妃也早些歇息吧。”

“睡你的觉,给朕闭嘴。”颜煦璃咬着牙威胁。

眼前是无尽的黑。

“朝元。”像是叹息,又如呼唤,声音熟悉,却又难以分辨。

朝元眉头紧缩,呼吸加速。

“朝——元——”

这一声全不似前一声平静,而是嘶声裂肺,生离死别般凄厉。一瞬间,朝元脑海中闪过万千画面,状似真实,却又摸不清楚,看不真切——像是被扼住了喉咙,喘不上气,说不出话,心脏像是被压在了巨石之下,整个人像是为铁锁钳制——是谁,你是谁?

为何你那一句“朝元”使我心如刀绞?

恍惚间,耳畔传来细碎的珠翠碰撞之音。

“朝元,”女性轻笑:“我心悦你。”

为何……为何如此熟悉?你究竟是谁?

“阿元,你记住,我们嵬名家不出懦夫。今日为父若亡于沙场,你自当承我嵬名家风,继我大夏铁骨……”

男性魁梧的背影,披坚执锐,走得决绝。

“父亲!”朝元脱口而出。

“大夏已亡,大金还能撑到几时?不过是垂死挣扎,回光返照罢了,”那人背着光,只留下衮冕之下的瘦削身形:“天下朝元,天命所归。”

突然,朝元感觉到屁股上被人使劲拍了一下,随即抑制不住的,张口发出了尖厉的哭叫声——不,是婴儿的哭叫声,直吵得朝元头发蒙。等等?这声音?好像是自己发出来的!

朝元费力地睁开眼,只见眼前模糊一片,耳边依稀有人声响动,可不管朝元如何努力,始终听不真切。

这里是哪,自己怎么会变成这样?

她明明是……等等……是什么来着?她究竟是谁,不,究竟是她还是他?

21世纪……什么是21世纪?怎么,似乎头又开始痛了,为什么……为什么……

意识逐渐模糊,朝元晕晕乎乎的睡了过去……

“亲爱的乘客您好,我们的飞机即将着陆,请您系好安全带,调直座椅……”

“小姐,请调直座椅。”空姐的声音很好听。

朝元迷迷糊糊醒来,应了一声“哦”,便将座椅调直。

“这是到哪了啊?”朝元又打了个哈欠,一边抹着眼角的眼泪,一边问着身边的颜煦璃。

“银川啊,”颜煦璃同样刚睡醒:“飞机要在银川停一下,然后继续飞南京。”

“哦,那我们还需要下飞机吗?”

“当然要了,等飞机停了帮我拿一下包。”

“知道了。”

“唔,开始降落了,我最爱好这种失重的感觉。”

“当宇航员去吧你。到月球上天天失重。真受不了,玩过山车怎么没见你这么兴奋。”

“去去去!你就会揭我短。”

“现在要赶我走了,昨天晚上可是热情得很呢。”

颜煦璃面色一红,狠狠剜了朝元一眼,从嘴里挤出来一句话:“李朝元女士,现在是在飞机上,请您说话注意一点。”

朝元嬉皮笑脸地凑近颜煦璃道:“颜小姐,你是要我注意一点呢?还是两点呢?”

“死家伙起开点,没个正经!”颜煦璃的脸烧的通红:“坐好吧,马上着陆了。”

朝元突然觉得喘不上气。自己的心跳声突然十分清晰,耳鸣也随之而来——怎么会对飞机起降有反应?明明以前都没事的。

飞机引擎的轰鸣声渐渐黯淡,视线也变得模糊,眼前出现了金星点点——天突然黑了,什么也看不见。

为什么……怎么会……

怎么会……听不见……看不清……喘不上气……而意识却格外清醒?

“朝——元——”

等等,这个声音……

“朝——元——”

为什么?到底是谁?

手上的戒指套得好紧,好像要烧起来似的烫。

浑身像是要着火了,像迷失在沙漠,我看见了海市蜃楼,神带走了我的双眼,干渴让我说不出话……我看见万里晴空,它倏忽坠入漫天星河;我跌进黑洞,整个人不停地下落;我飞向蓝天,飞向宇宙,遨游在银河之间——霎时间,灿烂的星河就是我的舞娘,我好比一只雁——那是自由的感觉。灵魂离开了驱壳,我的思想,我的意识,在宇宙中无限遨游,它冲出了宇宙的边界,就在一瞬间,它读懂了整个世界,远古——未来。

一个声音将它带回原处。

“朝——元——”

朝元,多么熟悉的两个字。

“朝——元——”

朝元,我的名字。是谁在呼唤着我?

到底是谁!是谁!

为什么那么陌生?又那么熟悉?

为什么看不清他的脸?为什么心会锥心的痛?

伸出手,试图拨开眼前的迷雾,朝元挣扎着睁开了眼睛。

只见屋中漆黑一片,银色的月光洒进屋子,在地上勾勒出窗格的剪影,衬得这黑夜十分寂静。

这里是哪儿?

刚才?发生了什么?

颜煦璃呢?飞机又去哪儿了?

朝元摸了摸盖在身上的锦被——上面好像有绣什么东西,但光线昏暗,根本看不清楚。朝元伸了伸腿,伸手想要撑着身子爬起来,可却发现怎么也使不上力。

为什么感觉浑身都软绵绵的?

朝元伸出手来,借着月光打量,才看了一眼,便着实吓了一跳——这哪是一只成年人的手,分明是才满月的婴儿!

一个激动,朝元发现自己居然发出了婴儿的哭声!

这哭声更是吵得朝元的头嗡嗡作响——不管是坐火车还是乘飞机,朝元最怕带孩子的,孩子安静也罢,只要一哭闹,朝元想上吊。

在心里骂了百八十遍,朝元想闭嘴却又无法停下。门外有灯光和匆匆的人影,也隐约有吵闹的人声。不一会,房间就明亮起来,朝元只感到身体一轻,自己便投进了一个还算温暖的怀抱。但这人身上浓重的膻气熏得朝元直想吐,朝元下意识抗拒,哭声便更大了些。没成想,这时嘴里却被送来了一个软乎乎的东西……

朝元的内心瞬间崩溃了,于是哭得更凶了,直扭开头,希冀远离那女性。

这边又见门外进来了几个人,其中有一个衣着华贵的女子,年纪不大,气质不俗,长发未绾,虽看不清五官的细节,大概上也能确认这女子相貌不凡。那女子见朝元哭个不停,便皱起眉头,状似心疼担忧的样子,伸过手来就要抱朝元。

朝元如蒙大赦,赶忙伸出小短手,迫不及待地扑进了美女姐姐的怀抱里。

呵,果然,美女姐姐的怀抱——好香~

美女哄着朝元,朝元才渐渐将哭声止住,耳听得这些人叽叽咕咕说些什么,却什么也听不清。差点把正事忘了。这小屁孩是谁啊?自己怎么会变成她……诶等等,这小孩……朝元偷偷瞄了一眼……哦还好还好,还是“她”。

朝元想不通自己怎么会来到这里,就身边人、物也看不出任何线索,眼皮倒是越来越沉。吸了一大口美女姐姐的香气,朝元又沉沉睡去了。

作者 | 阿拉丙

排版 | 热爱

谁染一群:257019677(仅限女,需爆照或语音验证)

谁染二群:241885476(不限男女,语音验证)

谁染yy频道:10757507

谁染长时间交友应征者信息查看子菜单

【谁染官家】-【谁染征友】

谁染长时间征友活动

谁染分析

谁染工作人员招聘

微信征集

               
【免责说明】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网站上部分文章为转载,并不用于任何商业目的,我们已经尽可能的对作者和来源进行了通告,但是能力有限或疏忽,造成漏登,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根据著作权人的要求,立即更正或者删除有关内容。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