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山之石|日本水石的桐箱与箱书鉴赏

[复制链接]
查看116 | 回复0 | 2020-9-8 17:43: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SEO头部优化(作者:www.d'.'iszz.net)
雕刻工坊:www.sukuo.cn
译者按:

日人赏玩水石,常配以桐箱,书以石名、品类及藏者信息,有时还附有短诗甚至图画。近日拜读北美观赏石协会(VSANA)主席Thomas S. Elias及夫人Hiromi Nakaoji大作,论及桐箱及箱书的鉴赏,深受启发,窃以为此种风尚,凝聚赏玩者爱情,又可志识传承,当为我国当代赏石借鉴。因此恳请贤伉俪授权翻译发表。原文标题为“The Importance of Storage Boxes (Kiribako) and Box Writing (Hakogaki) in Viewing Stone Appreciation”,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可查看英文版本及浏览北美观赏石协会其它赏石文章。

用于收纳赏石的箱盒以及相关的文字记录对赏石活动来说极为重要,却也是当前最被忽略的方面之一。一些收藏者会花费数周、数月甚至数年来寻找一枚心仪的赏石,另一些则支出甚多来购买古石或者美石。无论是通过上述何种办法,大家应该妥善地保存这些石头并为它们留下传承记录。收藏箱的作用正在于此,大家借此得以安全地保存赏石、不要损伤,记录下它们的来历,从而使得赏石能够流传后世。比之使用硬纸板或者卡纸来制作纸盒,日本赏石家使用木盒来收藏赏石的办法更具优点。
在日本,艺术作品,例如书法、绘画、卷轴、和服、陶瓷、木雕、书籍等,在不做展示时都安全地收纳于木箱之中。从江户时代以前到江户时代中期,日本柳杉被广泛用于制作木箱。从江户时代中期起,轻而耐用的毛泡桐被更频繁地用于收藏丝织品,因其所含桐油可驱赶蚕蛾、防止它们在丝织品上产卵。自那时起,桐木所作收藏箱,在日语中记作“桐箱”,开始被用于收藏艺术品,日本水石爱好者亦不例外。新制桐的箱色泽较浅,然后会随着时间推移慢慢变深。此外,价格不菲的古石偶尔亦见于漆盒,但此例甚少。

此图即为常见的收纳水石之桐箱。请注意箱内还有可滑动的木板。
桐木易于制作收纳木箱,不过有时也会使用其它材料。大家通常定制木箱以容纳特定赏石及其底座,使赏石与底座紧贴容器,不要移动,还会以一枚方巾包裹赏石与底座,以期万全。有时,赏石与底座须分开在箱内存放,以防底座破损。

他山之石|日本水石的桐箱与箱书鉴赏 赏石,日本水石,菊花石,木雕, 558 雕刻工坊 www.sukuo.cn

他山之石|日本水石的桐箱与箱书鉴赏 赏石,日本水石,菊花石,木雕, 3239 雕刻工坊 www.sukuo.cn

他山之石|日本水石的桐箱与箱书鉴赏 赏石,日本水石,菊花石,木雕, 4192 雕刻工坊 www.sukuo.cn
上图为加茂川山形古石,存于明治时代所制漆盒中。
一些赏石大家还会为藏石编号,记之于木箱以及赏石底座底部。比如杉井忠司,一位当代的赏石家,即采用此法以管理其丰富的收藏,其标记兼有编号与个人纹章。杉井亦即上述加茂川古石的收藏者,而此编号和纹章则有助于此古石的流传有绪。

他山之石|日本水石的桐箱与箱书鉴赏 赏石,日本水石,菊花石,木雕, 1243 雕刻工坊 www.sukuo.cn
左图为此明治时期古石的木箱上的杉井纹章与编号。右图则为手工雕制的底座底部的纹章与编号
上乘的收藏箱内还附有可自由滑动的底板,便于取出或放入赏石。因此根据木箱中所含的匠人精神,乃至一些细微、易被忽视的细节,例如用以拼贴各立面的小型的暗榫、榫头与沟槽乃至胶水的使用,便可判断该赏石是多么受到收藏者的重视。因此,一件杰出的木箱同样可以折射出这块赏石的美感与价值。制作木箱的匠人的名号不会出现在盒子正面可以抽出的面板的正面或者背面,而是写在木盒的后方或者底部。
偶尔,颇为珍贵的赏石还会在收藏箱内部空间中追加布置一个狭小的抽屉,用于存放专门定制的薄册,记录观赏者的观感。这种情况下,收藏者会邀请宾客举办专门的赏石会,并要求来客将个人所感写于小册上。此册自此便会与赏石一同收纳,以志由绪。

他山之石|日本水石的桐箱与箱书鉴赏 赏石,日本水石,菊花石,木雕, 8044 雕刻工坊 www.sukuo.cn

他山之石|日本水石的桐箱与箱书鉴赏 赏石,日本水石,菊花石,木雕, 9063 雕刻工坊 www.sukuo.cn
请注意这两件木箱上的小抽屉。其中,上图所示木箱的抽屉须在面板移除后方可开启,而下图中木箱的抽屉则可独立开启。
随着时间变化,藏石木箱可能会破损或变得脆弱,因此一些日本水石大家会制作一个略大的新箱来同时收纳旧盒和赏石,从而使得历史记录以及旧箱上的题记不至于淹没。不过总体而言,日本水石收藏者们更倾向于沿用旧盒。

他山之石|日本水石的桐箱与箱书鉴赏 赏石,日本水石,菊花石,木雕, 5864 雕刻工坊 www.sukuo.cn
图为一枚水石及旧箱被收藏于略大的桐木箱中

他山之石|日本水石的桐箱与箱书鉴赏 赏石,日本水石,菊花石,木雕, 2782 雕刻工坊 www.sukuo.cn

他山之石|日本水石的桐箱与箱书鉴赏 赏石,日本水石,菊花石,木雕, 2238 雕刻工坊 www.sukuo.cn
图为日本木工保富润三(Hotomi Junzo)所作双层收藏箱。外箱由桑木所制,内箱则为桐木制,外箱配有布带用以束缚。
关于“箱书”
此外,收藏木箱应当含有关于赏石的重要信息。此类关于赏石由绪的信息对赏石的价值至关重要,流传数代后更是如此。不幸的是,一块赏石的源起及传承等历史记录经常逸失,因而当今含有重要的历史信息或者最具价值者,正是那些拥有清晰的历史记录和传承信息的石头。一件出色的收藏木盒往往会在面板的正反两面上书写有此类信息,在日语中写作“箱书”(箱書き)。“箱书”经常包含一个含有诗意的名字,石种,生产地区,主人信息,以及一些其它信息比如一首短诗或者此前收藏者。“箱书”的书写并无一成不变的规则,但是石名和石种往往书于面板正面,而主人信息和短诗则常见于面板反面。不过,“箱书”中也有不少例外。且让我们以下面两个例子来理解“箱书”。
例一:

他山之石|日本水石的桐箱与箱书鉴赏 赏石,日本水石,菊花石,木雕, 1106 雕刻工坊 www.sukuo.cn
名为“泉”的神居古潭石的收藏箱与箱书

日本水石收藏的传统是邀请一位广为人知的水石专家来为赏石命名和提供箱书信息。例如,这位小笠原先生于1971年在北海道的石狩传获得了这块神居古潭石。六年之后,他将此石交给香树园(译注:日本著名的盆栽水石店)主人村田宪司,一位家喻户晓的水石专家,并请村田先生为此石命名、制作收藏箱并题写箱书。村田先生命名此石为“泉”,取其春水泉流之意象。在木箱制作完毕后,村田先生在面板正面题写“泉”字,而在反面写下“小笠原氏自采、色异之名石”,落款为香树园主人并盖章,时间为昭和五十一年春。小笠原和村田之间围绕此石的来往信件也一并收入箱中,并与箱书一起成为见证此石传承的可考资料。
例二:

此箱书的作者是八十岁高龄的小森宗闲,乃是坐落于岐阜的日本爱石馆的馆长。面板正面以较大字体写有石名“姬菊彩香”,其右书石种“自然菊花石”,其左则为生产地区“岐阜县根尾谷产”。面板反面写有“自然菊花石赤花”,以及短诗一首“石之菊,自根尾,造化生,永流传。”盖章署名“日本爱石馆馆长”。此石当是主人寄往小森先生处求名,或者此石本来就是日本爱石馆的藏品之一。日本爱石馆开馆于1967年10月18日,经营数十年,现已不存,但是小森先生的这块箱书却留存了下来,成为了小森宗闲以及日本爱石馆在日本水石观赏石历史长河中的见证者。
附注:需要提请注意的是,收藏箱与赏石在时间长河中时有分离,或者木箱犹存而赏石已损坏或遗失。此时木箱可能会被收藏者或者石商挪作他用,这种情况下,木箱会比赏石实际所需空间略大一些。因此,在购买带盒的水石时,应当向出售者询问木箱是否是原箱。同理,如一块水石号称曾属于一位著名的收藏家或者名人——通常该人已经去世——但是木箱乃是新作,那么买家也必须足够警觉。
每个认真对待赏石的收藏者,都应该为他们所珍重的赏石配好收藏箱。箱书可以很简洁,无需长篇大论,但要点明此收藏之审美价值。在日本,箱书可以日语或者汉语书写,并无定规,毕竟此类木箱首先是要满足特定的目的。事实上,箱书可以用任何语言来书写,比如对一位意大利的赏观赏者来说,面板正反面的箱书就可以是意大利语的。重要的是,赏石的收藏箱和箱书应当有助于收藏者正确地收纳与存储其美妙的收藏。
延伸阅读:
从织田信长到松尾芭蕉:寻访“末之松山”记
茅舍石之味
千利休与石:吾祖佛共杀,何况区区一石?水石十二品 | 日本水石2019年度展撷英(前篇)
水石十二品 | 日本水石2019年度展撷英(中篇)水石十二品 | 日本水石2019年度展撷英(完结篇)《原色日本水石图鉴》(1964年)
抹云粘草录:溪山一拳古谷石
译稿:《水石概要》(一)译稿:《水石概要》(二)《原色日本水石图鉴》(1964年)                 
【免责说明】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网站上部分文章为转载,并不用于任何商业目的,我们已经尽可能的对作者和来源进行了通告,但是能力有限或疏忽,造成漏登,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根据著作权人的要求,立即更正或者删除有关内容。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