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七时期的色彩釉瓷

[复制链接]
查看81 | 回复0 |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SEO头部优化(作者:www.d'.'iszz.net)
雕刻工坊:www.sukuo.cn
色彩釉是陶瓷装饰的始祖。古今中外的诗人无不赞美景德镇的色彩釉瓷:“绿如春水初生日,红似朝霞欲上时。”“窑变如波涛翻滚,红釉如美人醉酒,花釉千变万化,青釉雨过天靑……”色彩釉是以金属氧化物为上色剂制成釉浆,施于坯胎或瓷胎上,在窑炉内经高温或低温烧成。精致完美的器型,丰富多彩的釉色,被誉为“人造宝石”,讲述着“窑变万彩”的传奇。

景德镇的色彩釉是与瓷器同时出现的,渊源和演变也是从青色釉开始。历代瓷工利用自然原料制造了很多名贵品种:元代,成功烧造了卵白釉;青花和釉里红问世以后,蓝釉和铜红釉便随之烧制成功;明代永宣年间的鲜红釉(亦称祭红)具有浓厚滋润之感;还有永乐的翠青釉、宣德的霁蓝、弘治的黄釉、正德的孔雀绿都冠绝一时;清朝康熙、雍正、乾隆三朝,色彩釉进入鼎盛时期,既有集数种色釉于一器的“三阳开泰”,又有变幻莫测的窑变花釉,还有别具一格的茶叶末、结晶釉。突出的红釉以郎窑红、豇豆红(亦称美人醉)最为名贵;乾隆后期,用各种色釉仿制漆器、木纹、竹器、铜器等工艺品,且无不乱真。清朝中晚期,色彩釉每况愈下,至民国时期,不少色釉濒临失传,但仍有以“汝、定、哥、官、钧”五大名窑为蓝本的仿古品种。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色彩釉研制和生产有了很大发展。笔者仅以20世纪50、60、70年代(简称五六七)的色彩釉瓷作一简述。

1949年,景德镇瓷业生产开始走上了全面恢复和发展的道路。由于党和政府对祖国优秀传统工艺的重视,于1950年成立了建国瓷厂,1954年成立了陶瓷研究所,把那些失业返乡、转行他业身怀绝技的老艺人从四面八方调来,给予优厚的生活待遇和安静的工作环境,恢复色彩釉研究制作。

陶瓷研究所成立伊始,接受了中德技术合作总结景德镇制瓷技术的任务,特别是要提供色彩釉的制作技术资料与实物样品资料。当时,几十种色彩釉的制作技术分别掌握在几十位老艺人手里,各人技术水平不同,思想状况各异,有的隔了多年没有搞过这个行当,有的为祖传配方保守秘密,要在短期内拿出资料,把技术全部公开是个问题。市、所领导了解这些情况后,除了召集老艺人反复座谈及动员积极分子带头示范外,还从工作和生活方面解决实际问题,消除了他们的各种思想障碍,解除了顾虑,老艺人纷纷献出自己的配方和技术,这项国际技术合作任务得以顺利完成。

在短短的三四个月里,陶瓷研究所恢复提高了影青、祭红、美人醉(桃花片)、窑变花釉、茶叶末、乌金釉、孔雀绿、釉里红、郎窑红、龙泉釉、豆青釉、毡包青、钧红等19种高温色彩釉。其中釉里红、窑变花釉、钧红、郎窑红、美人醉、天青等6种可与历史上最高水平媲美。更主要的是挖出了宝贵的色彩釉配方资料。过去分散在几十个老艺人脑子里的保密配方资料,第一次公开用文字记录下来存档,为深入研究和扩大色彩釉品种奠定了一定的基础。在我国科学院冶金陶瓷研究所的大力协助下,对色彩釉的全部原料进行了化学分析,掌握了很多有价值的实验数据,使色彩釉的各种色釉的化学成份有了明确的认识,改变了过去对色彩釉的无知状态,色彩釉生产开始了一个新的飞跃。

1953年至1959年,色彩釉专厂——建国瓷厂,生产了钧红、玫瑰红、鳝鱼黄、茶叶末、美人醉、孩儿面、天青、影青、鱼子青、翡翠绿等数十种色彩釉,还创造了鱼子绿、咖啡釉、电光釉、宝石红、金星绿、金星黄等高低温釉。北京有关部门曾选择3500件色彩釉产品作为国庆用瓷。

上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初期,色彩釉研制和生产获得了可喜的成绩,除了恢复和提高了28种高温色彩釉和22种低温色彩釉外,在这个基础上新创了24种高温色彩釉和12种低温色彩釉。主要有:

高温青釉系列——影青、粉青、豆青、龙泉釉、天青、冬青、飞青、毡包青。

高温红釉系列——钧红、祭红、郎窑红、美人醉、釉里红、玫瑰红、玫瑰紫、丁香紫。

高温蓝釉系列——天蓝、霁蓝。

高温绿釉系列——苹果绿、孔雀绿。

高温黑釉系列——乌金釉、铁绣花、天目釉。

高温花釉系列——窑变花釉、宋均花釉、蓝花釉。

高温其它色釉——鳝鱼黄、茶叶末、深翠、三阳开泰、无光釉、纹片釉。

低温色彩釉——辣椒红、胭脂红、孩儿面、孔雀蓝、炉均、鱼子青、鱼子绿、金星绿、金星黄、法花三彩、法翠、法蓝、法紫、法黄、鸡油黄、浇黄、浇黄三彩、哥绿、茄皮紫等。

至70年代,又发展和提高了火焰红、灯芯红、桃红、粉红、李子红、玉青、鸭蛋青、海青、茶青、竹叶青、豆绿、墨青、翠绿、墨绿、灰绿、灰兰、钛花釉、乌金花釉、虎斑花釉、兰均釉、象牙黄、太火绿、芒果釉、结晶釉、正黄等30多种高低温色彩釉。

名贵的色彩釉瓷不仅受到国内外爱好者、收藏家喜好,还是我国国家领导人出访或外国元首访华时,赠送的最珍贵的国家礼品。l978、1979年,国家领导人邓小平先后访问日本、美国时,就曾将象征吉祥如意的三阳开泰80件扁肚花瓶作为国家礼品,赠给日本,以两件青花釉里红花瓶作为友谊的象征,赠给美国。受到日本国、美国元首的赞誉,称之为“稀世国宝”。

1979年,建国瓷厂生产的“珠光”牌高温色彩釉陈设瓷,在获得轻工部优质产品证书之后,荣获国家优质产品银质奖。



传统高温色彩釉虽然丰富多彩,但历史上多以单色釉、花釉等其它釉色装饰日用瓷和陈设瓷,只有少数是用两种以上的色釉同时装饰在一件器皿上,三阳开泰就是用乌金釉和郎窑红釉巧妙结合的一种,但它并不具体地表现形象和内容。而用色彩釉绘画来表现具体形象和内容,则是把多种烧成要求不同的高温色釉控制在同一的烧成条件下,描绘出具有一定内容的纹饰,如山水、花鸟、人物、走兽图案等。用这种办法装饰的雕塑瓷和瓷瓶、瓷盘、瓷板和瓷壁画,色彩晶莹明亮,浑厚庄重,风格朴素自然,富有典型的瓷画特点。

1974年,建国瓷厂烧制了一幅色彩釉瓷片镶嵌大型壁画《漓江新春》,装饰在首都的新北京饭店宴会厅正面墙上。这幅壁画宽17米、高5米,由120种色彩釉的30多万块瓷片镶嵌而成。瓷片镶嵌成壁画后如同油画一般,气势磅礴、生动逼真。画面描绘了我国著名的风景胜地——桂林山水,层峦叠翠,奇峰突起,漓江像一条银色的彩带蜿蜒而下,山峰倒映在水中,一派明媚春光。画面上呈现出的壮丽景色,使久负盛名的桂林山水更加美观。大型色彩釉瓷片镶嵌壁画,不仅在景德镇,在全国也是第一幅。

五六七时期的色彩釉瓷 翡翠, 5148 雕刻工坊 www.sukuo.cn

艺术瓷厂中年艺人用色彩釉绘制的300件《春雨》梅瓶,作者为了描绘双双对对的燕子栖息在蒙蒙细雨中的梨花枝干上,以表现万物生长、春意正浓的大好时光,选用了蟹壳青釉作底色,这种青釉较深沉庄重,以增添蒙蒙春雨的气氛。还巧妙地选用了乳浊白釉,以便通过烧成后透出底下的青色,使梨花隐约可见。再以稍有流动性的乌金釉彩绘梨花的枝干和燕子,乌金釉滋润晶莹,画面的气氛就更加浓厚,使人感到色调和谐,雅致恬静,浑厚庄重,富有诗意。该作品在1978年评比中获一等奖,被外交部选为出国访问礼品瓷。  

高温色彩釉既可表现其具体的形象,更可以表现概括抽象之形象。陶瓷美术家潘文复创作的《金色桂林》300件梅瓶,以抽象手法表现,近景的深秋枫树,高高矗立,橙红一片;远景的桂林山水苍润幽远,正如唐代韩愈《送桂州严大夫》中的名句:“江作青罗带,山如碧玉簪。”片片叶舟飘浮在美丽的山水之中,画面尤以橙红色的枫叶显眼夺目,整个瓷瓶呈橙红基调。作品使用了铁红釉、乌金釉、影青、窑变等釉色,使瓷瓶色彩丰富浓艳,光泽夺目,景物自然逼真,看不出人为的画笔痕迹,作品使用的色彩釉其色彩在和谐之中富有变化。乌金釉造就的秋山如金,铁红釉装扮的枫叶如火,加之以影青釉为色的流水有淙淙之感,真可谓桂林的山神姿仙态,漓江的水如诗如梦,令观者强烈地受到美的感染。该作品1979年在北京全国陶瓷展览中获得展品一等奖,并陈列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大厅内。



色彩釉所用原料名目繁多,大概可分为基础釉料和呈色原料两大类。基础釉料包括釉的主要原料、帮助发色的辅助原料及溶融原料;呈色原料包括含有金属的矿物和呈色的氧化物,如金、铜、钴、铁、钒、铬、镍、镨等。

施釉是色彩釉制作工艺中的重要工序,处理不当,将会影响呈色效果和产品质量,不同的色釉和不同的坯胎,应采用不同的施釉办法,以求达到适当的釉层厚度。施釉坯胎有生坯、素烧坯和涩胎(吸水率很低的瓷胎)三种。按照产品造型的不同形态,不同性质的釉料,以及不同的装饰要求,分别采用涂、点、喷、浸等法,使釉面富有变化,出现预想的流纹、斑块、色丝等纹饰。

五六七时期的色彩釉瓷 翡翠, 230 雕刻工坊 www.sukuo.cn

烧成是成瓷最后的一道生产工序,20世纪70年代以前,高温色彩釉均为古法柴(松柴)窑烧成。对色彩釉来说,烧成气氛、烧成温度、升温和冷却速度,对它的呈色有很大的影响,也是色彩釉制作成败的关键所在,因此控制和掌握烧成制度对提高和稳定产品质最是极为重要的。如挥发性较大的铜红釉、铁青、钴蓝、锰红及裂纹釉等烧成温度不宜过高,且宜快烧快冷,而天目釉和无光釉则宜缓慢冷却,结晶釉需要一定的保温时间,以利晶体析出;特大器型的色釉制品,不论高温或低温,烧成升温均不宜过速,尤应注意慢冷出窑,以防发生惊裂。因此,要烧造出理想的色彩釉制品,必须根据釉料的组成和呈色要求,选择合理的窑位,高温色彩釉烧成温度一般在1300℃左右。把桩师傅凭着祖传绝技和操作经验,用一双火眼金睛察看火色,判断窑温,控制窑火与气氛。

低温色釉系的瓷胎经施釉,并待釉层干后,以氧化气氛烧成,烧成温度根据色釉种类而定,常见的有700~900℃的铅釉(如钒红、哥绿等釉)和1000℃~1050℃的铅硼釉(如鸡血红、孔雀绿)两大类。烤烧温度过高,易使色彩变淡,过低则发色不良。

由于色彩釉制品在烧成时不易控制,技术难度较高,有时会出现因“欠烧”或“过烧”,而造成色泽不良的缺陷,故而合格率很低,废次品相当多,优质的色彩釉成品非常难得。因此说,由“火的艺术”造就的每件色彩釉瓷,都是独一无二的孤品、绝品。

*文中图为上世纪70年代的色彩釉瓷图片(选自景德镇陶瓷杂志)

——文章发表于《景德镇陶瓷》2020年第一期 总第185期
               
【免责说明】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网站上部分文章为转载,并不用于任何商业目的,我们已经尽可能的对作者和来源进行了通告,但是能力有限或疏忽,造成漏登,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根据著作权人的要求,立即更正或者删除有关内容。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