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斓行纪|五台山之行的人间世

[复制链接]
查看274 | 回复0 | 2021-4-21 13:03: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SEO头部优化(作者:www.d'.'iszz.net)
雕刻工坊:www.sukuo.cn

video: https://mp.weixin.qq.com/mp/readtemplate?t=pages/video_player_tmpl&action=mpvideo&auto=0&vid=wxv_1822569925673025539

第一部分 去五台山当然要“历经磨难”
K601。终于要踏上一年多来心心念的五台山。不知道会碰上什么样的佛缘。几天前,一个友人解读我此次出行计划——别没出得了国,倒出了家(数月以来,我几次考虑再次出征非洲的事情)。
昨天,乃至刚才在到北京站的路上,我都在认真考虑要在佛教圣地许下什么样的心愿。但无果。
佛经虽然简单读了几部,但说实话,普贤、文殊、地藏等几个常见常听的的菩萨像,我不大能认出来。诸法无相,菩提本无相,佛也只是为了便利发扬佛法,才显现出我们所能看到的形象。我常以这种认为来安慰自己对诸菩萨的脸盲。
我自知慧根浅薄,但却也不敢面对着诸佛许下为己求财求福求姻缘的愿望。虽然,我也很想有财有福有姻缘。
于是,我想着是不是可以跪求诸佛让我父母家人健康安顺。这不仅不自私,还很符合佛教很是看重的“孝”义。
然而,准备过天桥到北京站的时候,跟人发生了一点口角,心中顿时恼怒,认为对方一个成年人怎么能如小孩般暴躁。
他人的暴躁,让我内心不爽,乃至也生发出一些脾气。这就是佛家说的“嗔”。不够豁然。若干年前,曾认识一个大我五六岁的小哥,信佛,而且在家中摆放了佛龛,供养着一个菩萨。一次,几个朋友去他家,他跟他的母亲发生争执,他竟恼羞成怒到摔桌子砸椅子。我想,菩萨恐怕都会被他吓走吧。这样的儿子,父母何以有福,何以安康。
我决定,我还是自私一些。我希望诸佛诸菩萨能助我戒掉、再戒掉一点贪嗔痴。自己少一些贪嗔痴,就能让别人少生发一些因我而起的贪嗔痴。这也算是为别人的平安喜乐贡献一份绵薄之力。
Inner peace. La paix intérieure.
2021/04/09 二十二点五十四分 k601火车上
一夜没睡。火车上过道里凉风席席,但卧铺的上铺却有些燥热,褪去袜子和裤子,很是难以入睡。只好索性一路坐到过道的椅子上。
灵丘站上了一位悍妇,动静大得不知收敛,身上还有一股难以描述的味道,入席后发现没有被褥,竟然直接硬拽对面铺位的被褥。然而,对面明明躺着一个人,被褥在那个人的两腿间夹着。我指了指我的铺位,示意让她把我铺位的被褥拿走。这位已然坐在她的中铺的妇人,一边抱怨还得挺起腰板够对面上铺的被褥,一边还是拽走了属于我铺位的被褥。感谢自是不会有的,或者她可能甚至以为那就是她铺位的被褥。
我在心里笑着想,这应该是一位佛或菩萨的化身。
出了五台山站,就有不少中巴等着去五台山景区的游客。还有大概四五十公里的路。
似乎没出小镇多久,车停了下来。说是昨天五台山那边下了雪,前面封了路。司机说可以走一截河床,绕过封路的关卡,但原本每人25的费用需要升到50元每位。要么,就免费再把我们送返至五台山火车站。大多数人其实是不愿意的,但几个只在五台山停留今天一天的游客愿意多付点钱,这样能早点到达景区。
最后,我们这车人接受了司机的另一个建议——每人70块钱,
我心里笑着想,这是去见佛菩萨路上的一道坎,又或者,这是佛在救我们这一车人。
2021/04/10 凌晨六点零三 去景区的路上
第二部分 佛在

在五爷庙(大白塔处,即五台山风景区核心区域)下了车。这个区域,大概除了五爷庙之外,其他几个寺庙都要再另花10块钱的门票钱(而核心区域外的寺庙,几乎都是免费进入)。
人太多。
五台山景区正在拆迁整改。登到菩萨顶处,眼底尽是废墟。甚至有种像是刚经历过什么浩劫,尤其是此时的五台山天气还冷,山上还是一片荒芜。
初到五台山,并没有如我想象中那样有宗教感的神圣。甚至,我觉得那人影如织的大白塔、五爷庙……只是一场朝拜表演。
尤其是,第二天进到殊像寺。大家排队跪拜向文殊菩萨祈福。有人拿着鲜花、水果篮,经人引荐,由一位寺中师傅领进佛像堂内。免了排队,师傅还能诵经以更好的让施主的愿望被菩萨聆听。
客堂里,施主给众僧一些钱,就能专门做一次小小的法事(大概这个意思)。
还是殊像寺。为了不让游客进入非参观区域,立了一个牌子,手写——“院内有狗,禁止入内,注意安全,责任自负”。是一只黑色的狗,就在离牌子不远的地方晒太阳。偶有游客上前跟它互动,温顺的很。就是似乎有点贪吃,很明显的在向游客讨要吃食。
我想,这狗,要比写这牌子的人更达佛性。
第二天一早,去了普化寺。我耳机里听着《金刚经》,门口喊我登记的师傅几次喊我都没听见。在一次更大的呼唤后,我解释说带着耳机没听见,师傅说——奥,好,没事,我以为你就是不搭理我。师傅并没有恶语相加,甚至也并没有给我不好的脸色。我不知道,这得益于我耳中的《金刚经》,还是这普化寺里的佛氲。
登上后院的卧佛殿,殿门紧闭。先我到达的一位女游客告诉我踩着放在殿门口的那张长凳,也能瞥见卧佛芳容。于是照做。
等我把原本自己吃的一枚丑柑放在卧佛殿南侧的一位老和尚的纪念坟冢前,一位师傅打开了卧佛殿。
从殿内出来,我坐在门口一侧的长凳上。背朝殿内的卧佛,面向另一侧的山。耳机里,《金刚经》还没完。
殿内的师傅大概看着此时没有游客,就出来准备下楼,到门口时,撇到我一个人坐于凳上,便出于礼貌似的跟我一笑。可能是会心一笑。因为稍不注意,就感觉不到师傅的礼貌的、善良的笑。
我,自以为是的,觉得,那是佛在向我微笑。
坐在长凳上的静思、凝望,是我对五台山深山寺庙中仅存不多的怀想。我想,就是这一坐一念,是我距离佛最近的时候。
第二天中午,最终还是没忍住剁手,在景区内买了几个叫所谓的佛心果的东西。就是那种文玩场所经常见到的现开现打磨的那种玩意。自己挑选,五六十到一百六八不等。
在一个摊位上看到竟然有绿色的佛心果。于是就百度看这种有色彩的佛心果的价值。说是红果、绿果都很罕见。问老板是否有红色佛心果,老板竟好巧不巧的从兜里拿出一个朱红色的、带着木头纹路的佛心果。于是心动。要价二百。
转了一圈再回到那个摊位,老板竟然爽口说一百二,最后80块钱拿下。心中喜得不得了,就把绿色的也买下。
买完就后悔。因为总觉得不对劲。
百度上再次查询一番,看了几个搜索,竟然连什么是佛心果都没搞懂。
于是又暗自揣摩,一个树的果实的核,怎么还能有这惊艳的色彩,而且,竟然还会有树木的纹路。
就在刚才,写这些字前,我把买的这几个佛心果泡在热水里,然后……水变了色。甚至那种常见的“金包玉”色的佛心果,也变了色,水越发浑浊。只有那个白色略发微黄的没有变色,这应该是这种果核原本的色彩。
这几年,这个东西这么火,竟然没有人揭露这种骗局。竟然横行各大古玩市场、景区。竟然没有碰到一个相关部门进行调查。
再想想我自己,当时还跟那个老板自称说对这个略懂一二。估计,那个老板早在心里窃笑并暗骂我“sb”了。
我不知道,这些人进不进寺院烧香拜佛祈福,不知道这些人会有怎样的因果报应。
佛在不在,佛在哪里。
第三部分 意外...惊喜?

五台山火车站在距离五台山风景区几十公里远的繁峙县内。这个火车站多小呢,小到是我目前见过的独有一个夜里连“五台山站”这几个字都不亮灯的一个火车站。车次不多,火车站也只是在每个火车快到站前的一个多小时前才开门营业。
这就很尴尬。晚上十点五十的火车,我下午五点多就到了。吃完饭,发现没去处。甚至,火车站周边都没有公厕。
为了解决暂时休息,以及,上厕所,的需求,我想着去找一个洗浴中心。但独有一个,还是关门状态。按照某地图,走到了一个澡堂,一人十块。
地方狭小,卫生堪忧。整个澡堂分成若干个十来平米的小屋子,屋子里有两个不太干净的鱼缸,然后放了一张大概是供人拍着搓澡的大长桌,靠山是放物品的柜子。一切洗漱用品需要自带或者在前台自行购买。
先去解了个小便。厕所在一个楼梯角落下面,不到一平米,要到蹲便马桶处还得侧身过去。我在一个浴缸里放了水,简单冲了冲浴缸。澡是不洗了,泡个脚吧,十块钱总不能白花了。脱掉袜子,撸起裤腿,坐在浴缸上。
澡堂的隔音不好,能听到隔壁房间传出的男女媾和之声。我顿时明白了这种澡堂的用意。
于是,我用自带的擦脸的毛巾擦了擦脚,穿上袜子,穿鞋,背上包,离开。
回到火车站,一对小情侣在自助售票厅里拥抱缠绵。我知趣地走到车站外的另一边。
后悔没有在附附近酒店定个房间,小的、便宜的,一晚上五六十块钱。火车站开门的时候,很多人陆续从各个宾馆出来。
第四部分 每列绿皮火车硬座上总会有一个“满腹经纶”的人

最终,还是没买上卧铺。但出于之前的经验,除非买到下铺,否则,买了卧铺也是在过道干坐着。

对面的一位老大哥。说是进京去军区营所见某位当今身居要职的老战友。这老大哥很是自信,对自己儿子的培育颇为骄傲,同时表现出自己挺有远见、挺会赚钱、挺有钱,但又“谦虚”的说自己很普通。只是之前说儿子当今在某陆军学院工作,后又说是某银行行长。又把自己的孙子夸了一番,向邻座一位中年妇女好好传授了一番培育儿子、养育孙子的经验。老大哥对坐对面年过六十出来打工的大叔充满不屑,直言出来打工的父母都是没出息的,又根据自己的见闻导出他们的子女也没有几个是有出息的结论,这个年龄还出来打工的就更没出息可言。从外貌看,这老大哥不是已过六十,也应该离六十岁不远。

我对面的那位中年妇女,即,那位老大哥的邻座,在我上车坐稳不久后打起了电话。电话那头显然是个男的。这女性尽量压低了声音,但说话语气和态度之暧昧,还是被我听得一清二楚。如果不是后来因为火车要钻山洞,手机没了信号,还不知道女性的这通电话要讲出怎样的霏霏淫语。倘若不是耳机坏了,我一定不愿听这样的电话的。

后来,女性跟我攀谈起来,问我住哪在哪上班、带了什么行李。在一番亲切的关心之后,得知我只背了一个包,而且也同她一样坐地铁后,问我,能否帮她拎一个行李。她的太原之行,友人给她送了好些山西特产老陈醋。后来我才知道,我邻座的大叔,就是被老大哥嫌弃的打工人,也在被这女性应邀帮忙之列。

我答应了。

火车快到站前,她发送微信语音,安排她老公在地铁某站某出口接她。跟老公说话的腔调,完全显露出一个中年妇女(她的儿子已经工作)的“豪爽、大气”。

虽然知道人间男女之情的种种,但我心里还是有些嫌隙。我不愿帮这样的女性,于是找了个借口,只是帮她把一个行李搬下火车就抽身走了。而且为了不要再见到的尴尬,我选择坐公交回去。

女性却没向给予她谆谆教诲的那个老大哥发出帮忙的请求,即便这个大哥只是背了一个公文包。而打工大叔拖着个不轻的行李箱子,还得帮她提一个略显勒手的手提包装袋。

人间世,干什么事不以貌取人呢。

2021年四月十二日 北京               
【免责说明】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网站上部分文章为转载,并不用于任何商业目的,我们已经尽可能的对作者和来源进行了通告,但是能力有限或疏忽,造成漏登,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根据著作权人的要求,立即更正或者删除有关内容。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